风贺

fgo,梦百,真三

清明雨悠悠


昨天晚上边听歌边哭,然后就在写。文笔不好,只是尽量一试。ooc算我的……所以还是慎入啊。虽然我不会排版,但是,手机更差劲。
+♥+:;;;:+♥+:;;;:+♥+:;;;:+♥+:;;;:+♥+:;;;:+♥+:;;;:+♥+:;;;:

世间最无情的应该就是时光了吧,哪管你英雄霸业未了还是美人迟暮,它总不会停止步伐。曹操看着窗外绿了又绿的芭蕉有些伤感的想着。
也许是自己年纪大了,又也许是天气的原因,志在千里的人也会想着时光冉冉,年华不再。
清明时节总是雨水纷纷。
灰蒙蒙的天下着细碎的小雨,都已四月却还是这般寒冷,坐正了歪在床沿边的身子,但又自暴自弃的靠了回去。把手往碳炉前送了送。舒适的温度让曹操满足的叹了口气。
这么多年过去了,有的人离开了,有的人又聚拢在自己的身边。自己可有什么悔恨之事?曹操仔细回想了之前的岁月,虽然经历战役无数但却没什么后悔的。若是自己后悔了,那死于为自己开拓霸道之路的诸位将士岂不死不瞑目?
曹操想着那一张张熟悉或不熟悉的脸,有些伤感,自己还未看到天下的一角。怕是辜负他们了……
一个人的沉思总是容易困乏,也许还有春日困倦,或者窗外含雨梨花幽沉的香气。曹操倚在椅子上不自觉的入了梦……
周围好像有一丝酒气悄然蔓延……

周围一片雾气,什么也看不清。
曹操蹲下身用手摸了一下地面,湿漉漉的,像是刚刚下过一场雨。正皱着眉想着该怎么走出去时,耳边听到了一阵流水声,下意识的向着水流的方向走去。曹操不知道自己走了几个时辰,也不知道这条路有多远,再回过神时雾气散尽。
自己所在的位置像是在码头,可周围却有许多的梨树,风一吹过,花瓣纷飞,像是纷纷扬扬的一场大雪。前方确实有一条河,应该是刚刚下过雨的缘故,河水并不清澈,看不清下面有多深。曹操捡起旁边的石子投了下去,还未听见它落入水中的声音,就被一个人声,吸引了所有得注意力。

“明公,许久未见了。”

曹操身体颤抖一下,不敢抬头,不敢去看那人的身影。就呆呆的保持着弯腰投石的动作。
确实许久未见啊,确实许久未见啊,细细算来自你我分别已有——一十一年了。
曹操缓缓抬头,看向对岸的那个人,发冠松散的戴着,白衣为底蓝紫渐染,以金边条纹修饰,束腰勾勒出姣好的腰身,细长笔直的双腿,虽然背对着自己,可曹操怎会认不出他来?那是心底最柔软的地方,是最隐秘的伤痛……

是自己唯一的遗憾。

“到没想到今日会遇见明公,这倒让嘉吃惊不少。”
郭嘉轻笑一声,化解了两人间的沉默,
“那……你以为会碰见……谁呢?”
想说的话太多,太多。百转千回,却是这样一句无关痛痒的话。整整十一年啊,曹操看着那个背影,痴痴的想着。
“嘉还以为会是文和,来向嘉炫耀他为官之道;或者是文若向嘉诉苦前路方向……”
郭嘉侃侃而谈,却没有回头的意思,低着头,也手上不知把玩着什么东西,让他爱不释手。
“奉孝……孤……我……这些年……很想你”
曹操一字一句的说出一句。可内心却早已汹涌澎湃,神思全部都在遏制心中即将喷涌而出的相思,文采飞扬的曹操竟然找不到丝毫头绪,只能用这最为粗糙的话语,来诉说他心里对他的想念。
“嘉……知道”
郭嘉沉默了一会才低声回复到
“那你转过身啊!”
曹操几乎是咆哮的吼道。整整十一年,整整十一年,我想得你几乎痴狂!而你却从未入过我的梦!
白日里人多眼杂,自己又怎能让他人乘虚而入,坏了你为我筹谋的江山?只有晚上才能放下一身的武装,在黑夜里想着你的音容笑貌。明明知道想起你时心如刀绞,但却乐此不疲。
如今是我终于见到了你,可你却言左右而顾他。
“臣早已化作一捧黄土,看不看……又有什么意思呢?此地不是明公久留之所,还请速速离去。”
郭嘉故作冷淡的声音点起了曹操心里的无名之火。不由得怒极反笑,
“郭嘉,你既自称为臣,那便是认我为主。那郭奉孝我命令你,转过身来!”
曹操一声厉喝,像是让对岸的人知道了他的决心,一声苦笑,郭嘉转过身,向曹操拜了一拜,。
“参加明公。”
“嘉怕如今面容惊扰了明公,便不起身了。”
“我不怕,抬起头吧。”
曹操看着那熟悉的脸,有些恍惚。飞扬的墨眉,流光的双眸,略薄的双唇,还是那副年少旧时模样,唯一的区别就是面上没有一丝血色,素白的可怕。
当年自己还欲将后事交与他,将这万里江山,将后世子弟托付给他。那个下午,阳光微斜,把他的脸照熠熠生辉,常年握剑的手覆上他的脸颊,而他也温顺的用脸来摩挲着自己的手心,岁月静好啊!幻想过他而立之年会有坚毅的棱角,幻想过他耄耋之秋年迈的模样,却从未想过他永远正年华。

我已满头华发,而你,永远正年华。

半响,忍住眼中的酸涩,开口时沙哑的嗓音暴露了曹操此时的内心。
“当年……是你下的命令吧。”
自己胜仗凯旋,原意是与大部队一起,去柳城将他接回来,告诉他,自己做到了。那场最为艰苦的一仗,自己胜利了!
可是,在半路听到哨兵来报,祭酒大人病危,已在弥留之际。那时哪里还管身后人马千万,自己是一方统帅。脑海中只有一句话,郭奉孝你绝对不能死!你还与我约定过,

待我凯旋归来日,斟酒当醉三千场!

郭奉孝!孤命令你,等我!
终究是晚了。曹操看着满城素缟的柳城,竟不敢踏入。想了许久,才催马入城,可向仆役打听后才知道,你已经没入黄土,自己连你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你是那么一个凉薄的人啊,不管不顾就先一人前行,留下我孑然一身面对所有。
你我最后一诺,而你终究失了约。
“明公,可听过武帝李夫人的故事?传闻她身体羸弱,在弥留之际,皇帝前去看她,可她用锦袍将脸掩住,不让皇帝看到一丝一毫。皇帝问她为何时。我想她的回答便是臣的回答吧”
顿了顿,
“久病人憔悴,容貌不修饰,无面见君父。”
“你知道的,我不在乎。”
“可是 臣在乎啊!”
“于是你就命人在你死后,封锁消息,快速下葬。就是为了躲我一面?!”
曹操内心五味陈杂,可对面的人敞开两臂,低头打量自己,苦笑道,
“躲了十一年,这不?还是被明公看见了。”
曹操想着,这个人永远这样,天马行空,能让自己暴跳如雷,自己却拿他毫无办法。
“归去吧,归去吧。此时此刻,这里还不是明公应该开拓的疆土。”
看着曹操有些疑问的眼神,郭嘉笑了笑。
“碧落黄泉,三生忘川。”
这就是如今你我的距离,不是柳城乌丸的跨越,也不是十一年的时光停滞,而是生与死不可逾越的鸿沟。
“你……”
曹操想问,你会不会在对岸等我?
可又觉得有点儿女情长,说出一字后开始后悔,自嘲的想着。那个如风般的人,已经在自己身边停留十一年了,他连生死都舍弃了,自己还有什么可以挽留他?
“嘉会等明公的。”
郭嘉含笑看着对面震惊的曹操。我当然会等你,你是我十一年唯一放不下的牵挂,是我愿意追逐终生的凤鸟,是我沉溺之时的救命稻草。
已经等了你十一载,在等十一载又有何妨?
我想与你共鉴明月;共赏晨曦;共览星辰。听桃花开放;看青烟袅袅;闻茶水甘甜,与你共度余下绵长时光……
“时间快到了,明公快些归去吧。这个诺言,嘉不会再失约了!”
给曹操指明回去的路,在曹操转身之际,朗声道,
“嘉此生有一幸事。”
刻骨铭心,九死不敢忘。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皆知”

大梦初醒,曹操揉揉有些迷糊的脑袋,恍惚间好似闻到一阵酒香。想到刚才梦里的一切。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你永远在替我说出,那句没有说出口的话。
周围的酒香似乎更浓烈了……




情思(三)

  慎入!!!慎入!!!cp古怪!!!今天碰到点事,实在没心情写下去了。说声对不起。明天看情况,优先这篇。大家假期愉快。

=======================================================

初平三年,徐州牧陶谦率军攻入兖州南部的任城,曹操率军征讨陶谦,且一路势如破竹攻克徐州十余城。

“子脩,子恒,你们可知为何要对陶谦紧追不舍?”

曹操含笑的看着座下的二子,曹昂自然是知道父亲这是在校考弟弟。微微一笑没有说话,曹丕见哥哥看着自己,也就知道父亲的意思了。

“徐州自古是兵家必争之地,就算陶谦不来我们也会找个理由....如今陶谦竟还敢攻打兖州,哼。父亲又怎么会放他离去?”

曹操满意的点点头,自家儿子说的一点不错,

“那子恒可知为父的心愿?”

听到这话,曹丕有些懵懂,歪歪着脑袋,一副迷茫的样子。旁边的曹昂神色一肃,

“垂衣御八荒,担得周公名。”

“如今天下大乱,军阀割据,汉室倾颓,已然江河日下。若是想逐鹿中原,徐州就是最好的跳板!你二人即是我曹操的儿子,那眼光不仅要注意小节,更要纵横天下!”

“是!孩儿谨记父亲教诲!”

两兄弟齐声道。

曹丕觉得那时的曹操如光风霁月一般,使世间一切都黯然失色。于曹操那里的平淡不过,于他而言早已勾勒出了一生一世。自己好像隐约窥见了一些哥哥的秘密。

愿为鞍前马,再无彷徨意。

初平四年,祖父经过徐州被陶谦所袭。曹府素缟戚戚,周围皆垂泪抽泣。可父亲脸上出奇的冷静,没有一丝泪水。反而借此事进兵徐州,向东南扩展势力。

可毕竟陶谦久居徐州,对治下地形分外熟悉边打边退到了郯县就严守不出,而曹操兵虽然占了哀兵必胜,可兵线过长。不久军中粮尽人疲,便撤围回军。



“爹,你已经三日滴米未尽,若是再不吃些东西怕是身体撑不住啊。”

曹丕摇了摇曹操久坐案前的身躯。这样的父亲,曹丕有些心疼。父亲爱笑,不论是对待家人还是胜仗的得意,始终都少不了父亲爽朗的笑声。可现在.....

悄悄入帐的曹昂并不惊讶现在满身酒气的曹操。让曹丕先出去,自己有些话想对父亲说。曹丕出去时周围守卫已尽数散去,应该是家事的原因,哥哥才让他们下去的吧。可没有人的话,若是有贼偷袭可怎么办,曹丕觉得自己有保护爹和哥哥的责任,便在帐外坐下,以备不测。

他却不知道,这无心的举动改变了自己的一生。



曹昂把周围的酒瓶摆好后坐到曹操身边,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曹操一杯一杯的喝酒,曹昂也不劝导,无悲无喜如老僧入定般坐着。也不知这样迷蒙的时光过了多久,烛火摇摇曳曳晃得曹昂有点看不清父亲的侧脸,正准备站起来,剪一剪过长的烛芯,却被曹操一把拉住。久坐的腿早已酸麻,又被曹操出其不意的一拉,曹昂一声惊呼,就扑进了曹操的怀中。

门外的曹丕自然是听到了声音,正想进去,可后面又没了声音,想想还是拉了一道小缝看看里面的虚实,再做打算。却看到哥哥扑向父亲的一幕。

曹昂趴在曹操的怀里有点惊慌失措,可又不敢抬头看父亲,只得继续这个有些别扭的姿势。

“父亲?”

曹昂轻声喊道。曹操像是没听到一样,反而抱住曹昂。

“!”

曹昂有些不安的扭扭身子,可曹操像是不满怀中的小动作,将他抱得更紧,像是要将他揉入自己的身体。

曹昂有点惊慌无措,自己虽然在父亲身边这么多年,可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正准备把曹操拉开,可却听到了呜咽。

“是....是..孩儿不孝,未....能替您报仇...若是...若是...我...再强大一些.....”

那天是晚上,曹昂,曹丕第一次见到父亲最为脆弱的模样。

曹昂吻过曹操脸上的泪水,朝圣一般的虔诚。清风过,曳烛光。那天父亲的脸没有平日的硬朗,曹昂就像入了魔一样,吻上了曹操的嘴唇,湿咸的是泪水的味道,还有花雕褪去辛辣的甘甜。

某人渣,在3月31号完结了。最后一集真的看着好胃疼。好心疼花火和麦,两人在器材室述说,拥抱,然后对对方说,再见。
明知道互相喜欢,明知道互相舍不得,明知道可以互相挽留。可最后还是要对对方道一句珍重。
从最开始的互相利用,依偎取暖,到后来的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花火是一个还怕孤独的孩子,在前11集她有麦的怀抱,绘酱的温暖,还有对哥哥的满心爱意。但却在最后,孑然一身,孤孤单单参加学园祭。
我心疼花火,我真的好心疼她,那场麦与老师之间的剧本,到最后也没有她的台词。满心满意对哥哥的爱意,最终还是白费了。全部都白费了……
我是觉得不公的,凭什么老师可以获得大家的喜欢,可以从头到尾得到幸福,可以在最后洗白。为什么?为什么?可后来就释然了,世间哪有什么公平,有些人就是吸引男人的眼球,就是可以引起女人的嫉妒。这又有什么办法呢?你唯一可以做的,就只有。
不要被抢走。
所以啊,就算花火有再多的不舍,再多的留恋,再多的不甘心。
向原来那个害怕孤单的自己,向原来喜欢的麦,向原来最爱的哥哥,轻喃一句,
君啊,江湖从此离……

因果,因为(五)

我居然还有这一篇的思路,果然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字有点少,后面会比较有周期的写,要有点连续啦!好开心
依旧觉得有点流水账的我
☼+:;;;;:+☼+:;;;;:+☼+:;;;;:+☼+:;;;;:+☼+:;;;;:+☼+:;;;;:+

曹操继续说道“早年在洛阳之时。我与他虽算不上挚友,但确实相交过。此人刚愎自用,自诩儒将,其实不堪大用。”
抬眼看了恍神的郭嘉,“对吧,奉孝。”
听到曹操的呼唤郭嘉才回过神,刚刚抓住话的尾巴,
“明公所言极是。嘉认为刘备才是有胆谋之辈。而且袁绍色厉胆薄,好谋无断。如今他纠结十万大军,自是不屑用些阴谋诡计。”
曹操点了点头,环顾一周“那妙才随我一起吧。”
下首的夏侯渊抬手称是。曹操又继续发布了诸多条律这才让诸将退下。临走前曹操只是拍了拍郭嘉的肩。
我虽然不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我此次定时快马加鞭去去就回。
曹操很快就回来了,同时回来的除了夏侯渊还有一员想不到的人。不过对此反应最大的应该就是夏侯惇了。曹操是清晨回来的,披风上还有露水的痕迹。郭嘉是被曹操的笑声吵醒的,二人的军帐本就很近,但行军如此之久,曹操这豪放的笑倒是少见。催促侍从快些把衣服整理好,就前往曹操的大帐中。
“明公遇到什么好事了?竟然不叫嘉!”
郭嘉人还没进,声音就先传入其中。曹操听到是郭嘉来了,虽然没有出声说些什么,但是嘴角的弧度又扩大了几分。
“明公,莫不是……原来是收了一员虎将,恭喜明公。”

郭嘉看到关羽,那日的战斗也就明白了大概。不愧是那位好哥哥,别的强差人意,可这逃跑的步法却名不虚传啊。
  如今曹操回来了,自然是许都之围解了。向曹操禀报了近几日的军情,曹操边听时不时的还询问几句,有些军中机密也不避讳关羽。郭嘉心里一叹,就知道曹操这是要把关羽收为心腹,不过关羽是否吃曹操这一套,就不好说了。
郭嘉心里看的通透,可总有人看不透。例如现在这位再次坐在自己对面的夏侯将军。
“他关云长有什么好的?值得……值得孟德如此看中他……”
郭嘉看着面前已经喝的面红耳赤的夏侯惇,缓缓道
“是忠心吧。”
“忠心?”
醉眼婆娑的夏侯惇猛的凑近身子,睁大独眼看着郭嘉。直到把郭嘉看的心里有些发毛了,才坐回去
“轮忠心……我……我夏侯元让怎么会输给他!!若是孟德要我挖出心脏,我怎会有半点迟疑?!”遂而才低笑,片刻后缓缓说道,语气中颇有自嘲之意。
“我身上哪还有什么心,不是……不是……全都在……呃……孟德,孟德你的身上吗?!”
“将军醉了。”
郭嘉不是太懂这种感觉。他知道他于曹操是特殊的,而对于他亦然。可好似又能理解夏侯惇此时的心情。
水上浮萍,无所依托。
“夏侯将军,你也莫要着急,我这忠心还没说是对谁的吧~”
郭嘉卖了个关子,然后神秘莫测的看着半趴在桌上的夏侯惇。
“拿……拿去!”
夏侯惇看也不看的甩了一壶酒过去,郭嘉小心的接住,嘿嘿一笑继续道,
“这忠心自然是对他哥哥刘备的。如今在此不过是还明公的不杀之恩,若是这恩还完了,这人自然也就走了……”
郭嘉又故技重施,半眯着眼睛看着夏侯惇。这次夏侯惇倒是看向他了,不过眼里却有些犹豫。
“夏侯将军要是不说明公怎么会知道呢?”
看见他眼里的犹豫,郭嘉赶紧趁热打铁的说道。夏侯惇又甩了一瓶酒给他。郭嘉小心的收好,这才慢悠悠的继续
“白马被困许久,需派人解围。这立功还恩的机会不就在这吗?”
郭嘉笑了笑,“延津的位置我看就挺好,不如派云长进攻,白马敌军在奇袭之下,岂有不败之理。”
夏侯惇虽然吃了酒,可明台还是清醒的,想了想就明白郭嘉的意思,下座拜谢。郭嘉自然拱手相让,不敢接此大礼。夏侯惇解决了心腹大患自然开心,而郭嘉有免费的酒喝也眉飞色舞。两人你来我往好不热闹!
郭嘉心里还是挺感谢关羽的。嘛,毕竟因他就得了三瓶酒。甚好,甚好。

情思(2)

还是那句话,慎入啊!慎入!cp有毒!下节开车!久违的床戏,我感觉自己开始兴奋了,曹丕快上了,现在写子脩的原因要有一个人为二丕指一下前路,嗯。

=======================还是要有个分割线============================

一旁的曹丕此时倒是有些迷糊,虽然不满龆年,可大哥这样的笑容却在母亲看见父亲的时候脸上流露出来的。曹丕叫了一声哥哥,这才将二人分开。曹昂有些不好意思,曹操一脸的随意。

“我与谋士商量过了。兖州已经在手,吾等将与鲍信联军攻打鲍信。你是我的长子本该将你带在身边,可刀枪无眼。你若是想.....”

曹操没有将话说满可意思却已经完整的表达出来了。

“孩儿愿随父亲一同讨伐黄巾逆党,保天家威严。”

“丕儿也要跟着爹爹。”

曹操看着曹丕,亮晶晶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自己,一把抱起,大笑出声,

“不愧是我曹孟德的儿子,好!有志气!”

曹操传下命令,出兵寿张东。

这次的战斗曹昂作为鲍信的副将参加。站在战旗之下往后回望,旌旗百里迎风而动,步兵整齐列队,近处的铁骑静默沉淀。最为引人注目的是自己身边的几骑,纯黑的铠甲,猩红的披风,长枪的枪尖上闪烁着危险的光芒,而身下的坐骑被铠甲遮住,只露出有力的马蹄。曹操还是不太放心曹昂。于是命自己的近卫保护曹昂。

随着身旁鲍信一声出击,大军倾泻而出,冲向黄巾军。这是曹昂第一次如此接近死亡,周围的嘶吼,战马的哀鸣,还有刀剑刺入身体的闷响,他不知道自己挥舞长剑有多少次,只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停,机械的运动仿佛将思想冻结。脑中只剩下,

活下去,活下去。自己还没有见到父亲看见自己骄傲的笑容。

眼睛再视他物的时候是在自己的房间里。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曹操担忧的眼神。

“哥哥,醒啦!”

“子脩,你醒了。”

元气的声音是丕儿的,另外一声是,父亲的。看见曹昂迷蒙的眼神。曹操不由得松了一口气,醒了就好,醒了就好。那场战斗自己已经从近卫那听说了,鲍信力战而死,曹昂身陷重围,待他们找到昂公子时,双目无光,仅凭本能在挥剑。近卫赶忙将曹昂拉上马,立即赶回府,随后再向曹操领罪。

“父亲,战况如何?”

曹昂看见曹操就想起身拜见,可全身酸痛,就是上身抬起就已经耗尽全力。想到自己连怎么回来的都不知道,估计这次....出师不利。

“孩儿.....”

曹操摇摇头,让左右离开,周围只有他,曹操和年幼的曹丕。

“孩儿有负父亲的期望,请父亲责罚。”

低下头,不让曹操看见自己的表情,可曹丕却看得很真切。

“哥哥,不要哭了。丕儿给哥哥擦擦。”

幼子举起自己的衣袍,垫着脚尖送到哥哥的面前。

“这不是你的错,子脩。”

曹操将曹昂扶着躺下。看着曹昂不愿自己对视的正脸。想到这身躯下是层层刀伤,那是为自己而博下的啊。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不足五千的人马,将三万黄巾军破之。随后我已经派夏侯惇率大队人马追至济北。如果不是昂儿,你家夏侯叔父又这么会这么快将余党击杀且先一步堵截住他们的哨兵已达暗度陈仓呢?”

“子脩,此战你可是功臣啊!”

曹操抚掌笑道。一旁的曹丕也笑着说道“爹爹偷偷对丕儿说过了。等哥哥身体好些了就办庆功宴。哥哥快些好起来吧。”

“是,父亲!”

同年冬,受降卒三十余万,男女百余万口,收其精锐者,号为青州兵。


情思

超级雷!!!!慎入!!慎入!!本文肯定有车!!!ooc,cp可怕。被b站某阿婆主感染。嗯,要是还不介意。那就看吧。对了电脑打字确实舒服。没人时间放出来。

曹操喜欢曹昂,这是三军都知道的事,不光是有丁夫人的一力促成,还有曹昂的懂事聪慧。曹操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诸多 将领已经将曹昂看成少主。

曹操军务缠身,已经将诸多的精力给了大儿子,实在没有太多的功夫照顾小包子一样的二子。但也确实舍不得小家伙粉嘟嘟的小脸蛋和软糯甜腻的“爹爹。”

便寻个方便,招些妇女在军营中照顾曹丕,也改善一下军中的伙食,自己偶尔可以金樽清酒与人畅饮,可军士辛劳风餐露宿又哪是自己可比的。况且如今流民增多,这也不失为乱世的活命之道。

曹昂对父亲的这个政令看的明白,父亲阎罗王的名声在外,可骨子里还是有舐犊之情,自己幼时长在丁夫人身旁,没能让父亲亲眼看见自己的成长,一直都是曹操的憾事。如今曹丕也到了这个年纪,父亲自然是不想错过二次。

伸手抱住快要跌倒的曹丕,顺手掐了一把他嫩的出水的脸颊“走~阿丕,哥哥带你去看看爹爹。”

“公子。”

曹昂点点头,周围侍从拉开军帐让两人进入。曹操也看见两人,抬手示意曹昂不用行礼。看见自己一个孩子粉雕玉琢,一个英姿飒爽。曹操毫不掩饰喜爱之情,抱过曹丕就亲了一下孩子粉嘟嘟的脸蛋。转而在曹昂额间落下一吻。这才抱着曹丕转过身去拿矮桌上一只麒麟的配饰。

却没注意曹昂脸上的红晕。

“父亲...吗?”

“子脩,你已到舞勺之年,你若是有看上的女子,为父....”

“父亲!”

曹昂急忙打断曹操的话,“孩儿还未建立功勋,还未替父亲立下汗马功劳,又怎么会想娶妻之事。还请父亲将孩儿留在身边!”

曹昂抬着头看向曹操,两眼中似有晶莹落下。曹操叹了口气,将曹丕放在案上,走过去,把自家的儿子抱在怀中。曹昂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有些爱哭。看来当时确实不该将他养在府中。如今还没跟自己几年,这又要把他赶出去。这父亲确实当得不称职。就像小时候一样,拍着曹昂的背,

“昂儿莫哭,是为父操之过急了。你就在为父身边好好学着。等碰见了,我们再提此事。”

“父亲不是哄昂儿?”

曹昂在曹操怀里抬起头看着他。这倒是让曹操有些哭笑不得,自己在孩子这的信誉就是如此吗?

“为父什么时候骗过你?”

用手擦拭曹昂脸上的泪水,看着自家孩子破涕为笑,这才放下心。曹昂又将脑袋埋进曹操的怀里,曹操也任由他埋着。感受着曹昂为数不多的少年心性。

因果,因为(四)

感觉自己简直在写流水账……
有ooc,慎入
☼+:;;;;:+☼+:;;;;:+☼+:;;;;:+☼+:;;;;:+☼+:;;;;:+☼+:;;;;:+

“奉孝”曹操一脸微笑的看着他,手里晃了晃酒壶,
“那年的青梅酒已经酿好”
郭嘉同样以微笑报以曹操“明公这次居然喝酒叫上嘉了呢~”
可曹操却没有回答,眼前的曹操消失不见,只留下一摊血污。
“明公?!”郭嘉惊恐的呼叫着,却久久得不到回应。

曹操进到郭嘉的房间,就看到紧闭双眼大声呼叫的郭嘉。
“奉孝!”曹操神色紧张的呼叫着郭嘉的字。
这时郭嘉才慢慢睁开双眼
“明公……”似乎郭嘉还没有从噩梦中清醒过来,但他在见到曹操后,一把抱住他,埋进曹操的怀里,用几近哭腔絮絮念叨着曹操的名字。显然曹操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郭嘉抱住,想问清楚发生了什么,但听到声音后,回抱着郭嘉,顺着如水的长发来回轻抚他的后背“我在这里,奉孝”

似乎是郭嘉清醒了过来,身体一僵,曹操这才轻轻放开他,扶着他半躺在软枕上
“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这是一个噩梦罢了,说起来我还梦见了明公给我带了青梅酒。”
郭嘉话题一转,再不提噩梦的事,反而借此说到酒。看着两眼发光的郭嘉,曹操无可奈何的摇摇头
“你若是身体赶上仲德的一半,就是十坛我也挖出来给你喝。如今你这疾病身子,我怎么敢给你喝。”
“嘉自小就是这幅模样,这么多年不也没事吗?如今战事吃紧,明公不去帐中议事,却来看我这个病中之人。看来孔嶂的檄文把曹公气的不轻啊。”
说到这,郭嘉忍不住的笑了笑。曹操看着偷笑的郭嘉,一肚子的气也烟消云散了。
“看来你也读过了。这个陈孔嶂……”
曹操一脸苦笑的摇摇头。
“如今袁本初步步紧逼,大战一触即发,几日后我有所安排,你作为军师祭酒必须得参加。”
曹操凑近身子,目不转睛的看着郭嘉的脸,正当郭嘉要说什么的时候。曹操拍拍他的脸颊
“这几日的休息,确实面色好多了。”
      说完,曹操起身离去,从头到尾也没有说会议是有关什么的。不过想到陈琳的檄文,郭嘉也明白了大半。曹操十有八九是被激怒了。
几日后。
郭嘉慢慢悠悠差不多是最后一个进帐的,曹操还没来。环绕了一下四周,武将全部端坐在下首,不少人眼里还流露出兴奋的神情。抬头,左上首的公达向他示意,郭嘉自然毫不客气的坐在他的旁边。
“明公从不迟到,今次怎么晚了这么多。”
“奉孝不知道也情有可原。刚才有急报进帐。明公的迟来,应该是这个原因。”
话音刚落就看见曹操一脸怒容快步进帐。
“拜见将军!”
众人高声喊道。
“哼,这大耳贼!”
刚刚落座曹操就将一个纸团扔在地上,
“此贼欺人太甚!叛逃先不说,如今占领下邳、屯居沛县,难不成还想打许都的主意?天子脚下岂容他放肆!我看他那皇叔的称呼是不想要了!”
曹操一连串的怒喝,像是消了些心中的怒火,让仆从捡起地上的纸铺平展开,给众人传看。郭嘉作为曹操的核心谋士自然仔仔细细看了数遍,急报是尚书台发出的,看着字迹应该是出自文若之手。寥寥数笔已将事情述说清楚。
刘备占下邳,屯据沛县,以轻骑骚扰许都,众将士日益疲乏。备何治之?
曹操看着众人都看了一遍后,沉声问到
“众将士以为如何?”
见众人良久不语,曹操继续道“刘备必须除掉,大战在即,自是不可将此等宵小放在后方。”
顿了顿。
“元让!你明日随我一起,快攻沛县。再进军官渡。”
曹操这一番话一说出口,部分将领脸变了颜色。
“明公不可!”
坐在郭嘉旁边的荀攸,站了起来,躬身对曹操说到。
“袁本初亲率十万兵马,敌方士气高昂。刘玄德狡诈如狐,剿灭他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要是明公在刘玄德身上耽误过多时间,而袁本初趁帐内空虚袭来,必回导致军心大乱。明公,勿要因小失大啊!攸以为,派夏侯惇将军为主将,夏侯渊将军为副将,前去剿灭刘玄德,。而明公端坐帐前,以防袁本初来犯。”
夏侯惇立即站了出来,随即夏侯渊也拱手
“公达先生说的有理。末将愿替主公消灭刘备一行!”
郭嘉的感性告诉郭嘉,哪怕荀攸是对的,前几日那个梦……郭嘉心里总是惴惴不安的。可是谋士的理性告诉他,袁绍刚愎自用,如今以十万精兵镇守黄河以北必是要正面与曹操一决雌雄,自是不会听从谋士所言,奇袭本阵。可是……就怕那个万一啊!
“本初这个人我了解。”
曹操邪邪一笑。郭嘉觉得自己绝对听到了“铮”的一声。那是自己的心更深沦陷的泥泽之声。

真的是一个晚上经历的心路历程……我其实想约阿波罗,但到现在应该有250+的钻了吧,对,只有这两个蛋五,连当期蛋四都没有。
的确我这个不能算非……但是对我来说不是自己的老公真的算非了(光叔也很好,没有贬低的意思)
对了,希望有人可以给我意见,要不要在氪半单!

这次活动,真的,真的超级感谢闪闪~简直劳模,从我一级陪我到100+,50ap配置如上,靠着闪闪宝具直接xjbd到最后一关,师匠又如何,劳资就是要乖离剑劈死你~感谢大佬充电宝,让我等没有充电宝的可以免费蹭。
话说,以后闪闪叫我我杂修……
杰克“不允许欺负妈妈!”
我去杰克好可爱~妈妈以后好好疼你~
以后得c闪闪也请多多指教了!

因果,因为(三)曹郭 隐曹昱

  最近的陈群火气很大,就连一向是不在意的郭嘉都感觉到陈群火力加大了不止一星半点。曹操私下问过郭嘉是不是干了什么更加出格的事,郭嘉拍掉了在手上的爪子,心里翻了个白眼,才不是我嘞。
  程昱从兖州回来了。比他先到的是一位不速之客——刘备。
  早在刘备来之前,军中议事时。郭嘉很是认真的告诉过曹操,刘备这个人是祸害留不得,浮如墙头草是表面,内里的圆滑可不好对付。
   曹操眼里倒是闪过杀机,不过话题一转说到他二弟,眼里的火热可是让人瞧个明白。看着对面夏侯将军铁青的面色郭嘉内心还有点窃喜。
  这不,看着在旁边喝闷酒的夏侯将军,郭嘉给自己倒上一杯,慢悠悠的说到“夏侯将军你就别多想啦。明公也就是想,人家从不从还是个问题呢。”
将碗里的酒一饮而净,“啧,只是有点单纯的不爽而已。”
“现在可不是将军喝酒的时候。”郭嘉笑眯眯的把夏侯惇面前的酒揽到自己面前,“将军现在要多做准备了,后面战事紧张,喝酒可是会误事的。”
   夏侯惇可不是蠢笨之人,“你是说……”
  郭嘉高深莫测的勾了勾嘴角,“仲德的眼光可不止于刘备啊。”
    程昱这个人啊,在郭嘉看来就是曹操狂热的追随者,只要是自己能为曹操做的,就算是命都不要也要做成。听说程昱连夜回来就进大帐了,刘玄德现在还不成气候,北边的那个袁绍不成远虑但也是明公之近忧。
  最后,酒还是被夏侯惇带走了。这件事倒不能说他小气,只是曹操千叮咛万嘱咐这些亲信,千万不能把酒给郭嘉,当然为了表示感谢,夏侯惇还是留了半壶给他。
已至元旦,军里也有节日的气氛,连练军的号子也轻快了起来,加上史涣和曹仁击破张杨旧部取河内郡,袁术北上不得呕血而亡。曹操势力扩张至黄河以北又得兵家必争之地——徐州。让所有人脸上带着笑容。
这日,郭嘉和程昱两人躲了个闲,对坐闲聊。郭嘉这时才好好瞧了瞧程昱。眉清目秀,但眼角带丝戾气,嘴唇凉薄,整个人有阴鹫狠辣之感。
“还未恭喜仲德兄迁升振威将军,乱世之秋,仲德兄能受如此赏识,可喜可贺。”
瞟了一眼一旁笑眯眯的郭嘉,程昱低下头喝了口茶,
“祭酒要是羡慕,你我换换官位可好,你是振威将军而我是军师祭酒。”
这话堵的郭嘉说不出话来,只能讪笑一声,低头喝茶。房间内只有瓷器相碰之声。
“昨日下面禀报刘备叛逃了”
“不是意料之中的事吗?”
“处事圆滑,办事狠辣。不加时日必是曹公大敌。”
“可如今袁本初移兵黎阳,两军对垒,可没有空料理他啊。”
“事态危急我午后就启程去鄄城。”
郭嘉放下茶杯,看着程昱,
“那里可是危险异常啊。”
程昱起身拍了拍郭嘉的肩,“文和聪慧,但明哲保身。文若为人正直,但远在许都。我即将启程,在明公身边就只有你与公达,公达大智若愚,你天马星空。如今明公信心满满,后面局势万变……这一仗的重要性你我不言而喻,你可要好好辅佐明公,莫叫他慌了阵脚。”
郭嘉站了起来,也不在是原来懒洋洋的样子,看着程昱的眼睛,“他器重你,你也不要辜负他。这个年月死的人够多了,明公不希望你躺着回来。”
程昱这才好好看了看面前的人,“你不是他,我去向明公辞别。”
说完就快步跨出门,留下一脸懵逼的郭嘉,噗呲笑了一声
“什么啊,这么喜欢他,怎么舍得死呢?”
☼+:;;;;:+☼+:;;;;:+☼+:;;;;:+☼+:;;;;:+☼+:;;;;:+☼+:;;;;:+
我挺喜欢程昱的,老板的狂热饭~有一种我对所有人桀骜不羁,但唯有你能让我收敛一切,对不起啊,我真的好萌好萌这种,下面就是超级有名的官渡啦~嗯公达要出场啦,下面应该就是郭嘉和公达的主场,好想不过一切全写肉,问个问题,大家多曹郭还是曹荀啊